打针比较快好


2020-07-11


「感冒、痠痛,身体不舒服极了,还是到诊所打个针,最好是『大筒的』,好得比较快。」刚到基层诊所服务时,对于这样的观念与想法,感到十分惊讶,以为这是几十年前的民风,没想到仍在台湾许多病痛的角落盛行着。

一直以来把医学院老教授的话放在心中:「不要像外面的开业医,没事帮病人乱打针。」也因此吃了不少苦头,花了很多时间和病人卫教,还是被病人嫌弃「服务」不够好,要不然指责感冒药没有效。结果是,病人跑到对街的诊所去了,因为你不打针,别人会帮他打。

问题是,诊所为什幺那幺爱帮病人打针?答案显然超越了个别医者的医德问题。如果继续把矛头指向小诊所,轻易地给出一个便宜的答案,将让我们失去透过基层医疗,看见台湾健康照护体系问题的机会。

根本的原因在于,台湾的诊所高度地「便利商店化」。众所周知台湾便利商店的密度高得吓人,在许多地方几乎是几步路就有一家便利商店。如果以2012年的资料来看,7-11、全家、莱尔富和OK等四大体系的便利商店总共就有超过一万家。

其实,台湾诊所的数目比这个数字还要多,虽然各地分布不均,不过仍然在持续增加中。诊所像便利商店一样「方便」,会有甚幺问题吗?如果可以不用等、想去哪家就去哪家,走进去、出来马上药到病除有什幺不好?

最近便利商店开始大卖起各式口味冰淇淋,炎炎夏日热汗淋漓,走进冷气大放送的便利商店,来支芒果冰淇淋,好不爽快。民众对于诊所的期待与想像,愈来愈接近便利商店:走进诊所,要马上拿到药打到针、要马上药到病除,有些时候连医师是男是女都还没见到,甚至直接要求医师给药(「照上次的开就好」)。

对于「神奇的一针」的期待,就如同那支马上消暑的芒果冰淇淋。

当诊所比便利商店还要竞争,当健保为了控制成本想尽各种方法对医疗院所拔毛,「诊所便利店」也挤出各种招数,一方面招睐病患,另一方面增加自费项目。其中「打针」是最为普遍的便利服务,既符合民众立即见效的想像与期待,也满足诊所从健保之外汲取利润的需求。

结果民众的就诊愈来愈片段化。东市拿高血压的药、西市顾痠痛、还有医学中心顾心脏,最后有一家别人介绍的诊所顾血路。哪天不舒服,那就到隔壁那家老字号来上一针吧。

但是,诊所终究不是便利商店。愈来愈多的老人疾病、慢性疾病,或者需要比较周全评估的症状(如失眠),并没有办法在这种「得来速」的看诊模式中获得适当处置。举例来说,腰骨痠痛可能是骨质疏鬆、压迫性骨折;头壳晕晕,可能正是多重用药造成的问题;神经衰弱,可能和许多生活照顾有关。

这些都没有办法透过「神奇的一针」获得适当的处置。

打针比较快好

在「便利商店化」的「自由选购」模式里,彷彿民众能够快速便利地获得想要的「服务」。结果是,重複的检查、重複的用药,还有那些讲究立即见效的神奇处方,伤了多少台湾人的心肝肠胃肾。

不管审核得多龟毛,在高度竞争的基层医疗市场中,终究有许多全民健保数字看不见的「黒帐」,更何况还有任君选购的自费「圣品」。卫福部显然也不想管,或者也拿不出办法管,只要民众在「诊所便利店」选购得开心,健保总额的每块饼能够分配得让大家「虽不满意但可以接受」,谁还管民众真正的健康顾到了多少?

我最近也开始帮病人打针。至少先满足了我的病人对于「神奇一针」的期待,也对于这家「诊所便利店」的「服务」感到满意与信任;至少,我知道病人在我的处置中,打的是什幺针。至少把病人留住,哪天或许有机会他才会听得进那些比「神奇一针」更重要的卫教。

我最近也开始帮病人打针。台湾人太苦命了,连生病了也没有办法好好休息:那些领日薪少做一天少一天钱,那些倚靠劳力干活不容许酸痛、没时间复健的台湾人。「神奇的一针」背后,又掩盖多少台湾社会不正义的劳动与生命。

那些打针不会好的事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